秒速牛牛有限公司
客服:4000-228-219
技术:18966325897
电话:0711-81889812
传真:0711-81198517
地址:广东梅州珠江广场218号
邮箱:秒速牛牛@163.com
  光伏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光伏新闻 >
国电集团在光伏领域曾有涉足
山东保蓝环保工程有限公司   2018-09-06 19:56

  近日,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凌文参加了第三届西安光伏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并对外表示,国家能源集团在铜铟镓硒(CIGS)上获得重大突破,下一步将全力进军光伏发电产业。

  国家能源集团于2017年11月份正式成立,由国内两大央企神华集团、国电集团合并而成。合并完成后,国家能源集团总资产超过1.8万亿,2017年营业收入约5059亿元,今年上半年净利润402亿元。

  粗略比较,国家能源集团2017年收入比光伏全行业2016年总产值3360亿元还要高出约50%,其2018年上半年利润是2017年盈利能力最强的20家光伏上市公司净利总额约155亿元的2倍还多。

  国家能源集团体量堪与光伏全行业比肩,这样一家巨无霸企业宣称要“全力”进军光伏发电产业,且押注的是非主流的铜铟镓硒技术,前景几何?

  国家能源集团由国电集团和神华集团合并而来。国电集团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最出名的是龙源电力集团公司和联合动力技术公司。前者是全球最大的风电运营商,后者是国内排名前三的风机制造商。国电集团在光伏领域曾有涉足,二级子公司国电科环集团设有国电光伏有限公司,技术路线是晶硅太阳能路线,后负责人因受贿被捕,光伏生产线也转卖给中环股份。

  凌文在国家能源集团成立前为神华集团总经理,其所看好的铜铟镓硒技术即来自神华。

  神华集团所属国华能源投资公司由原计委煤代油资金办公室改制而成,1999年起涉足风电投资,至今已成为国内排名前列的可再生能源投资商。截至2018年3月,国华能投风电、光伏累计装机约950万千万,其中绝大多数为风电场。

  神华集团所属低碳清洁能源研究所,应中央组织部启动的“千人计划”而生,由神华集团出资建立,从海外延揽而来的专家具有不同的背景,因而低碳所内也有各种能源技术研究项目。

  神华的铜铟镓硒技术渊源即在于此。从2012年开始,低碳所就开始铜铟镓硒技术的研发,到2017年,神华自主研发的铜铟镓硒电池转换效率接近18%,还建立了12千瓦的光伏发电测试电站。

  从2015年开始,神华集团原董事长张玉卓开始提出要建立世界一流的清洁能源供应商,其内涵包括神华已有资产如火电、煤炭的清洁化利用,以及增量的可再生能源。

  无所不能(caixinenergy)记者了解到,2015年之前,低碳所内部技术研发的两大重要成果分别为甲醇制烯烃催化剂、高密度聚乙烯新材料,铜铟镓硒太阳能技术并非低碳所关注的焦点。但2015年之后,随神华集团清洁能源战略的提出,铜铟镓硒技术的战略地位也随之提升。

  但低碳所的铜铟镓硒技术与国际水平还有差距。到2017年,国际最高的铜铟镓硒技术实验室转换效率已经达到了22.6%。随后,在低碳所的牵头下,神华开始了引入国际铜铟镓硒技术。

  2016年底,上海电气宣布,神华集团与上海电气等共出资近25亿元组建神华(北京)光伏科技研发有限公司(下称神华北京),和重庆神华薄膜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神华重庆)。

  神华北京除神华、上海电气外,还引入德国曼兹集团(Manz AG)。 曼兹集团以现金1.84亿元入股,占比15%。曼兹集团是德国上市的装备制造企业,正是其研究伙伴巴登-符登堡邦太阳能和氢能研究中心 (ZSW)将铜铟镓硒实验室转换效率提升至22.6%。 神华北京专攻技术研发、神华重庆则负责铜铟镓硒组件生产基地建设。需要指出的是,曼兹集团仍掌控着设备制造环节。曼兹集团还和神华、上海电气成立了合资公司苏州曼兹新能源装备有限公司,负责铜铟镓硒生产线%。神华重庆的铜铟镓硒生产线即从此采购。

  “全力”一词具有极大的想象空间,以国家能源集团的庞大体量、财力、政治资源,如真是全力进入光伏,只怕光伏全行业都会迎来剧变。 但以目前国家能源集团在铜铟镓硒技术上的动作,距“全力”距离何止千万里。 国家能源集团在神华北京、神华重庆投入的资金,不过十数亿,仅为神华2017年收入0.3%左右,九牛一毛。其神华重庆规划的生产基地,也仅为306MW, 2017年年国内光伏组件生产了53GW,国家能源集团的重庆组件基地,仅是国内组件产量的约0.57%。 国家能源集团在光伏产业中发力,应在下游的电站环节。神华集团的传统上极少涉足制造业务,在其起家的煤炭采掘业务中,也没有煤机业务。在煤炭行业盛行一体化时,如煤炭企业设立煤炭设计院承揽自家煤矿设计业务,神华仍然坚持煤矿设计公开招标。 这次国家能源集团引入上海电气,其可能未来更倚重由上海电气作为合作伙伴负责电池、组件等业务的生产。上海电气本身即是电气设备制造起家,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上海电气也是排名前列的风机制造商。 以国家能源集团的体量,无论组件、电池的制造、销售,抑或上游的技术研发、收入,都很难使光伏成为国家能源集团旗下煤炭、火电、煤化工等主营业务相并列的业务之一,唯一可能的选项是下游电站。 以国家能源下属各板块中较小的煤化工业务中的一个项目宁煤煤制油项目来比对,仅这一项目总投资就达550亿元,对应约可建设超过10GW光伏电站,约相当于2017全球新增装机量的10%。 需要注意的是,国家能源集团铜铟镓硒技术一个市场方向是光伏建筑一体化,如采用这种模式,目前似乎只能销售组件。

  国家能源集团为铜铟镓硒技术构建了“五位一体”的光伏战略。从顶端的技术研发、到装备制造、电池、组件生产、以及大规模光伏电站开发以及光伏建筑一体化。

  汉能控股集团2009年切入光伏行业,初始押注的是非晶硅薄膜技术,2012年收购香港上市公司铂阳太阳能(后改名汉能薄膜发电)后,也构建了“五位一体”(表述有不同)的光伏战略。与国家能源集团不同的是,汉能将这一技术全产业链均掌握在自己手中,与国家能源集团铜铟镓硒生产线制造销售由曼兹集团控制不同。

  在汉能控股集团下游薄膜生产基地的同时,汉能薄膜发电的业绩也连带飞升,汉能薄膜发电向这些基地出售薄膜生产线,这也是汉能光伏全产业链中利润最丰厚的一环。

  然而,汉能没料到押注的非晶硅薄膜技术根本不具有市场竞争力,在2009年开始金太阳工程中,由于补贴模式为项目补贴,投资商趋向于选择低价组件多拿补贴款,汉能非晶硅薄膜组件还有市场。2011年发改委发布光伏发电标杆上网电价后,光伏电站度电成本成为投资商的最重要的考量因素。非晶硅薄膜在主流的晶硅太阳能电池面前竞争力不足,且在之后差距越来越大。

  2012至2014间,汉能调整技术方向,收购了德国Solibro、美国MiaSolé、GlobalSolar Energy(GSE)三家铜铟镓硒技术公司,从此汉能薄膜技术的主攻方向转为铜铟镓硒技术。

  铜铟镓硒技术是最有希望与晶硅技术抗衡的薄膜光伏技术,但即便如此,由于整个光伏产业绝对主流是晶硅太阳能,大多数资源都投入到晶硅太阳能技术研发、进步上,两者的差距在逐渐拉大。

  第三方市场分析机构IHS Markit数据显示,2016年,铜铟镓硒光伏组件成本在0.6美元/瓦,晶硅太阳能光伏组件成本在0.5美元/瓦;今年以来,由于中国市场急降,压力传导至光伏业,全产业链在加速降价.IHS Markit预计,到今年底,铜铟镓硒光伏组件成本在0.4美元/瓦,而晶硅太阳能组件成本将降到0.25美元/瓦。

  此外,由于转换效率低于晶规太阳能电池,光伏电站采用铜铟镓硒组件做电站,占地面积、系统成本也会更大。

  正因此,汉能控股集团2016年放弃地面光伏电站市场,转战移动能源,其内涵包括分布式光伏、光伏建筑一体化、薄膜光伏消费产品等。

  汉能是分布式光伏的开拓者,一度也曾市场领先。但随晶硅太阳能大量进入这个市场,转换率的劣势转换为汉能在市场上的压力,领跑地位早已不在。

  光伏建筑一体化则不具有经济效益。一家咨询机构2017年调研数据显示,以光伏幕墙替换普通玻璃,每平方米成本要高出750元,以北京为例,每平米光伏幕墙发电约37度,实现收益52元/平方米,需要14年才能收回成本。

  如此,光伏建筑一体化只能寄希望于住建部基于其降低能耗、环保的优势强制开发商采用,国内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也多次呼吁,但目前尚无消息。

  需要指出的是,以铜铟镓硒技术为代表的薄膜光伏组件在光伏建筑一体化上有一定优势,比如透光性好、弱光性好、柔性特质等,但晶硅太阳能同样可以做光伏建筑一体化,未来薄膜光伏在光伏建筑一体化也会面临晶硅太阳能的竞争。

  汉能收购的三家铜铟镓硒技术各有特点,比如MiaSolé具有柔性特质,可用在需折叠的衣服、包等光伏消费品上。Solibro技术则是双面玻璃组件,不可折叠,国家能源集团的铜铟镓硒技术正与此类似。这意味着,汉能所宣称的,目前虽市场较小,但极有想象空间的光伏民用产品,国家能源集团可能无法进入。

  这意味着,国家能源集团“五位一体”的光伏战略中,下游最关键的光伏电站、光伏建筑一体化两大市场出口,都面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Copyright © 2002-2011 秒速牛牛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