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牛牛有限公司
客服:4000-228-219
技术:18966325897
电话:0711-81889812
传真:0711-81198517
地址:广东梅州珠江广场218号
邮箱:秒速牛牛@163.com
  光伏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光伏新闻 >
学生胡笑天所在 的毕业班共36个人
山东保蓝环保工程有限公司   2019-05-17 18:43

  [ “现在很多企业的资金非常紧张,而国家相关的补贴还没有到位,这是行业内都非常清楚的事情。而且现在电网公司支持的只是分布式光伏发电,而对于大型光伏电站的并网,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支持政策。” ]

  与国内光伏产业大潮一同退去的,并非只有光伏企业,甚至高潮时期创办的光伏学院也不例外。“2012届的学长学姐们只有一个找到了专业对口的工作。”在一封写给国家领导人的信中,南昌大学光伏学院一名大一新生这样写道。

  没有人知道,这封言语晦涩的信最终是否会收到效果,但这封信却在南昌大学光伏学院刮起了一阵旋风。

  彼时的2011年之前五年,中国光伏产业年平均增长率近70%,其中2010年同比增长高达124%,当年年底,欧美“双反”不期而至,中国光伏企业不仅利润下降,产能过剩,同时负债累累,裁员的消息不断充斥报端。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日前在江西南昌调查发现,国内光伏产业“”发展之后,时下受困于光伏寒冬的,除了光伏中游电池片、电池组件企业,这场“寒流”席卷到了整个光伏产业链条的上下游。

  “2011年上半年毕业的学生几乎全部都到了赛维、晶澳等光伏企业,那时的光伏还没出多大问题。”“至于他们现在失没失业,那就无从知晓了。”负责学院学生教育管理工作,南昌大学材料科学与工作学院教授于立新对本报记者说。

  “赛维现在哪还敢招人。”于立新表示,2012年毕业的光伏专业学生中,仅有2个学生进入了光伏企业,其余都转去了LED、LCD等微电子领域。

  悲观的情绪蔓延开来,写给国家领导人的信由此诞生。“前段时间,学院组织学生去听光伏毕业班的课,总共有71个人才去了28个。”于立新说,其余的学生,则都在外面找工作。

  “要是当初知道是这个情况,我肯定不选光伏专业。”几位将于2013年毕业的光伏专业学生对本报记者表示。学生胡笑天所在的毕业班共36个人,其中7个保研,19个考研,只有10个找工作。但所找到的工作当中,却没有一个对口。

  新余学院新能源科学与工程学院教学科科长江民华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目前学生的就业情况,他有点担忧:“我们的人才培养是为企业服务的,难免会受产业波动的影响。

  崔雅婷是新余学院2010级光伏材料加工与应用技术专业的专科生。两年前,这位90后女生坚信光伏产业的光明前景,此时却不得不盘算着今后的出路。她表示,很多同学只能在光伏企业做操作工,而现在,一些找到工作的同学都转行了。

  回顾几年前学院毕业生的就业情况时,于立新的第一反应是:“非常好”,据其介绍,该学院材料专业2010年毕业的49个学生,不少学生进入了江西赛维和江苏尚德电力等国内光伏巨头。

  “那时候,做光伏比贩毒还赚钱。”于立新表示,在这些企业,学院应届毕业生只要“干满一年拿到十万都很轻松”,而且节节攀升。

  不过,这一切到今天似乎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幻影。这些大一新生们用一种近乎专业的术语在信中分析:“这一切都是目前太阳能光伏产业低迷所致,真可谓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另据本报记者对光伏行业进行上、中、下游全产业链条拆解,对于光伏行业而言,线年陆续爆出的无锡尚德、江西赛维光伏巨头危机,这也是整个产业链的危机,而光伏学院学子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

  资料显示,整个光伏产业分为硅料、硅片的上游;电池片、电池组件的中游;以及光伏电站等应用环节的下游,而欧美的“双反”,尽管起于中游环节的多晶硅光伏电池,但随着“双反”的深入,战火又烧至硅料、硅片的上游环节。

  据本报记者了解,处在中下游产业链条的无锡尚德,随之爆出危机。在减产25%之后,2012年8月,无锡尚德关闭P2电池工厂,解雇了约占总员工数量18%的1500名工人。

  而截至2012年9月10日,在纽交所上市的尚德电力,因股价持续低于1美元超过30个交易日,9月22日,收到纽交所退市警告,尽管进入2013年,尚德电力股价持续飙涨,但1美元之上的股价,亦需保持30个交易日才能彻底摆脱退市阴影。

  而对于光伏上游龙头,号称亚洲规模最大的太阳能多晶硅片生产企业江西赛维,早在2011年三季报便显示,其负债已达27.47亿美元,负债率高达227%,另据江西赛维今年1月2日最新公告,江西赛维以约2500万元的价格卖掉其位于合肥市的全资子公司。

  而截至2012年9月30日,江西赛维中国会计准则下合并资产约为负4.3亿元人民币,银行借款总计约30.7亿元,资产负债率109%,上述资产剥离,则将使其合并资产负债率下降约3.2%。

  另据做全产业链的英利,以及处于光伏行业中下游的天合光能、阿特斯2012年第三季度财报,这三家企业第三季度出货量分别下降5%、3%和8%,营业收入同比分别下降47.46%、38%和35%,降幅大大高于出货量。

  据本报记者统计,2012年上半年,以企业个数来分,50%以上的国内多晶硅公司处于半停产或完全停产阶段。

  导致以上后果,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是,这些公司把90%以上的产品都卖到了专注于太阳能光伏下游光伏电站的欧洲,在那里,政府为太阳能发电企业提供了大量的补贴。但当这些公司正在继续扩大生产规模的时候,欧债危机使得欧洲政府不断地削减对太阳能发电企业的补贴。

  在世界太阳能发电大国的德国于2011年7月份将太阳能的上网电价补贴减少15%的同时,法国、西班牙、捷克和其他欧洲国家也在减少对太阳能电力行业的支持;同时,中国公司所增加的产能远远超过了欧洲市场的承受力。

  2005年,中国的多晶硅产量仅有80吨,但到了2008年,仅仅江西省的多晶硅片,就已占全球总产量的四分之一,再至2012年底,多晶硅价格由2008年的400美元/公斤的高峰跌落至20美元/公斤。

  光伏电池和组件的产能也在急剧膨胀,据中国光伏产业联盟统计数据,2012年,处于光伏中游的160多家中国光伏电池及组件公司的总产能已经在40G瓦上下,接近全球光伏组件产能的50G到60G瓦。

  而国内光伏下游市场,据本报记者了解,因国内发电市场尚未打开,面对全产业链产能过剩,无法消化目前过剩的光伏产品。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委会主任赵玉文指出,2011年,整个中国安装量仅为800兆瓦,且不到一半并网发电,这仅占全世界总量的3%。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多晶硅五大供应商之一的高管对本报记者表示,受欧美“双反”的影响,公司去年的业绩受到严重的影响,至今还没有反弹的迹象。

  “光伏只是暂时不行。”于立新说,作为新能源产业,中国的光伏不管如何,都不会全盘崩溃,目前出现的问题,主要是光伏产业的扩张太快了。在他看来,国内市场如果打不开,那么两年之内也看不到光伏的回暖。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光伏产业需要政策的支持,欧洲光伏之所以“好”,主要靠的也是政策。

  2012年12月19日,国务院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确定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政策措施。会议确定了五项政策措施,包括:鼓励企业兼并重组,严格控制新上单纯扩大产能的多晶硅、光伏电池及组件项目;积极开拓国内光伏应用市场;对分布式光伏发电实行按照电量补贴的政策,根据成本变化合理调减上网电价和补贴标准等。

  “这个政策是个鼓励政策。”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说,目前中国光伏电池组的生产能力已经超过一年3000万千瓦,跟全球实际需求差不多。在这个背景下,首先要对一些光伏企业进行适当兼并、淘汰;同时,要进行国内市场开拓,建立市场机制;此外,光伏产能的健康发展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还需要政策支持。

  周大地认为,光伏在国内应以向下游拓展为主,在国内市场开拓方面,过去比较看重大型光伏电站,但光伏电站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在偏远地方虽然光资源很丰富,但上网较困难,而且是可间断的。

  “我们最近进展得很顺利了。”1月5日,广东爱康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爱康太)董事长陈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爱康是一家晶体硅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目前,其硅基电池片总产能达到600兆瓦。

  现在,陈刚说,爱康与南方电网和三水政府合作的分布式能源发电项目得到了顺利的进展。“南方电网也希望做这种事,从一个电网公司转型成为一个综合的清洁能源公司。”陈刚说,

  此前,在后续的并网问题上,一些光伏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相对来说,南方电网的并网政策比国家电网滞后。而上述政策出台后,南方电网表示,将从多方面支持光伏产业发展。

  “我们公司是一直在生产的,2012年11月底开始陆续出货,尤其是12月中旬集中出货量很大。特变电工新疆硅业有限公司营销总经理张慧谦向本报记者表示,“一旦国内市场起来,或者项目进入实质建设阶段,对电池、组件往上倒逼,硅料的需求会增加。

  易事特董事长何思模在电话中向本报记者表示,上述政策的出台,意味着2013年是光伏的利好年。“现在机会很好。”他说,公司将围绕着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投入。

  但上述多晶硅五大供应商之一的企业高管则对2013年的光伏前景保持着谨慎的乐观。“现在很多企业的资金非常紧张,而国家相关的补贴还没有到位,这是行业内都非常清楚的事情。而且现在电网公司支持的只是分布式光伏发电,而对于大型光伏电站的并网,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支持政策。

  他甚至悲观地说,如果上述国务院的政策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那么今年光伏的情况并不见得比去年好,甚至到2014年也看不到光明。“今年非常关键。”他说,“这是一些企业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关键一年。我们都看到前景,但是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很难说。

  “像尚德和赛维这样的企业,由于扩张太快了,现在业绩很差,估计在未来一两年内也比较麻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光伏企业高管对本报记者说。

  而对于南昌大学光伏学院的学生,接近毕业前夕,胡笑天的同班同学夏超选择去TCL旗下的华星光电,他的策略是先在最接近光伏的行业工作,等光伏回暖之后再进去。而和胡笑天一样,很多同学选择利用读研期间对光伏产业进行观望。

  “光伏现在不景气,那我们就再等等,三年之后说不定就回暖了。”一位光伏学院的学生说。

Copyright © 2002-2011 秒速牛牛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